明星推薦 – 夠了:回到理財初衷,跳出金錢困局

夠了:回到理財初衷,跳出金錢困局,財務規劃,讓巴菲特連年指定買進的基金創辦人!;基金之神最想告訴理財族最重要的事……


夠了:回到理財初衷,跳出金錢困局

先鋒基金集團創辦人約翰伯格的肺腑告白
當市場過度貪婪
「夠了」是你最好的策略!

全球最具影響力百人──《時代》雜誌
二十世紀四大「投資巨人」──《財星》雜誌

巴菲特告訴老婆:我死後,你去買他的基金!

【內容簡介】

約翰‧伯格是先鋒基金集團的創辦人,於七十九歲高齡完成這本書。《時代》雜誌二○○四年將他列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100人之一,金融界知名的美國投資者協會也頒發終身成就獎給他。在這之前,《財星》雜誌甚至認為,他是二十世紀金融界的四大巨人之一,對全球金融發展有著驚人且不可抹滅的貢獻。

他的一生事業發展十分傳奇,史上第一檔指數型共同基金就是他發明的。他教導投資人以正確的法子累積財富,也孜孜不倦地向投資界宣揚常識真理。也因此,伯格早就預見,沉迷於財務方面的成功會造成多大的破壞。今天,伯格透過這本書告訴大家如何正確地看待這個困境。

本書簡潔易懂,不僅能夠激勵讀者,也帶給讀者很多啟發。伯格提供了許多用錢也買不到的真知灼見,像是金錢方面的建議,像是企業經營和職業方面應該仿效的價值觀,像是人生中到底哪些東西才是真正的寶藏。

在理財投資上──
費用太多,價值太少;投機太多,投資太少;複雜的太多,簡單的太少

在企業經營上──
算計太多,信任太少;商業太多,專業太少;銷售太多,服務太少;管理太多,領導太少

在人生態度上──
物欲太多,奉獻太少;21世紀太多,18世紀太少;功利太多,人品太少

人生這場遊戲,關乎的不是金錢,
而是如何用盡全力,
來打一場革新自己、革新社區、革新國家和革新世界的戰役。──約翰.伯格

【關於作者】約翰.伯格 John C. Bogle

先鋒共同基金集團創辦人,也是伯格財務市場研究中心(Bogle Financial Markets Research Center)的董事長。他在一九七四年創辦先鋒集團,從那時起便擔任總裁暨執行長,直到一九九六年才卸任,繼而擔任資深總裁,直到二○○○年卸任。

一九九九年,《財星》雜誌將伯格先生譽為二十世紀四大「投資巨人」之一。二○○四年,《時代》雜誌將伯格先生選為世上最具影響力的100人之一,而美國投資者協會(Institutional Investor)也頒給他終身成就獎。本書是伯格的第七本著作,他的上一本著作是二○○七年的暢銷書《買對基金賺大錢》(The Little Book of Common Sense Investing)。

【精彩試讀】作者序

當市場過度貪婪,「夠了」是我們的最佳策略

我在一九五一年進入了「威靈頓管理公司」(Wellington Management Company)。當時,共同基金業只是個很小的產業。他們只管理一檔共同基金,也就是「威靈頓基金」,這檔共同基金的資產只有一億五千萬美元。不過,公司正迅速成長中。

到了一九六○年代初期,我已經把這一行的各方面都摸透了。一九六五年初,摩根先生有一天告訴我,等他退下來以後,這家公司將會由我來接掌。

一扇門關上了,另一扇窗打開了

當時的我剛愎自用,容易衝動,又很天真幼稚。我找了一家位於波士頓的公司來合併,希望他們能協助我解決公司的種種問題。當時股市正值牛氣沖天的牛市,我們合作愉快,一直到一九七三年年初之前,我們之間都是水乳交融的。可是,後來股市崩盤,暴跌五○%,我和這群新合夥人害得我們的投資人損失慘重。我們其中一檔基金的資產淨值,整整暴跌了七五%!

到了一九七四年年底,大多數的投資人都把資金抽走了,我們管理的資產一下子從三十億美元掉到十三億美元。我和合夥人一言不合,吵了起來。後來,董事會開會投票,我的對手得票比我多,他們叫我捲鋪蓋走路,我被迫離開公司。更糟糕的是,他們還打算把威靈頓管理公司搬到波士頓。

當時,我打算留在這裡,於是我在心中如此盤算著:當威靈頓管理公司的生涯之門關上了,就應該要打開另一扇窗戶,而且,這扇新窗戶還必須開得夠大,讓我得以繼續留在費城。

而我當時發現,威靈頓所管理的基金(由股東擁有)和威靈頓管理公司(有很多散戶股東,但主要是少數合夥人把持)之間,在組織結構上有些不同。於是,經過漫長艱苦的奮鬥之後,我利用了它們之間的小矛盾,開創了全新的事業生涯。

在複雜的問題中找尋機會

事情是這樣的:威靈頓管理公司管理多檔共同基金,但這些基金的董事會,並不受威靈頓管理公司控制。因此,我向這些基金的董事會建議,他們應該採取一種史無前例、獨一無二的架構,也就是:由基金的董事會自己,來管理基金的事。

我的想法非常簡單。共同基金為什麼需要聘外面的公司,來管理屬於基金內部的事?共同基金本來就要能管理自己的事,何況,這麼做還能夠省下一小筆費用。如此一來,我們可以變成貨真價實的「共有式」(mutual)共同基金(mutual fund)。

這場仗打得很辛苦,歷時八個月,搞得人仰馬翻、爭吵不休,基金的董事會分裂成兩個幾乎勢均力敵的陣營。不過,這個新架構最後還是通過了。

我用英國海軍名將納爾遜(Horatio Nelson)所指揮的旗艦「先鋒號」(HMS Vanguard),來為新公司命名。我以先鋒號來命名,是打算傳遞一個訊息:我們「先鋒集團」(Vanguard Group)身經百戰,一定會在共同基金的戰爭中取得勝利,而我們先鋒集團也會成為──就像詞典對「先鋒」二字的定義──「引領新潮流的帶頭者」。

然而,我的提議還沒有全盤被接受。基金的董事們只允許由先鋒集團(現在為共同基金所有)來掌管行政事務,我們在一九七五年五月開始運作,只能負責營運、法律和財務方面的事,但不能碰投資管理和銷售。共同基金的管理,主要有三方面:行政、投資管理和銷售,而投資管理和銷售這兩項是比較重要的。我非常懊惱,因為這兩項關鍵的管理重心,將由我的對手負責。

傳統基金不可能超越大盤!

我們被委任的範圍太小,如果先鋒集團想要取得奮力一搏的機會,就必須擴大業務範圍,必須掌握全方位的業務,包括行政、投資和銷售等方面的服務

沒多久,我們就發現了一顆大鑽石。這顆鑽石,足以跟印度名鑽「光之山」(Kohinoor)媲美。前面提到的挫折,帶給我很大的刺激,於是我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,努力鑽研一個點子。這個我已經思索了很多年、卻始終沒認真想個透徹的想法,出自我為學士論文所做的研究。我認為,共同基金「無法帶來高於市場平均水準的績效」。於是,一九七五年年底,我們成立了世界上第一檔指數型基金。

指數型基金的精髓,就在於:簡單。我們的資產組合中,會持有標準普爾五百指數(Standard & Poor’s 500 Stock Index)所有成分股的股票,我們依每支股票的市場權重來持有,然後追蹤它們的表現。

我們所推出的指數型基金,被市場譏笑了很多年,直到差不多十年後,才有人跟進仿效。這檔新基金剛成立時,取名為「第一指數投資信託」(First Index Investment Trust),現在已經改名為「先鋒五百指數型基金」(Vanguard 500 Index Fund)。剛開始時,這檔基金只有一千一百萬美元的資產,還曾被同行戲稱是「笨蛋伯格的把戲」。

但是,這檔基金成功了。這是世界上第一檔指數型基金,所賺到的複利報酬(compound return),比傳統股票型基金的報酬來得高,這檔基金,後來也成為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基金。如今,先鋒集團擁有八十二檔指數型基金,先鋒五百指數型基金只是其中一檔。在先鋒集團目前擁有的一.三兆美元資產中,這八十二檔基金就占了將近一兆。

不過,新公司的誕生過程可是一波三折的。我們好不容易才說服董事會,相信我們沒有撈過界。我向他們強調,指數型基金是不需要「管理」的,這種基金只是把標準普爾五百指數中的所有成分股全給買了。話雖如此,實際上藉由這「準管理」的步驟,我們也終於切入了基金的「投資管理」業務。

接下來的問題是,我們應該如何把業務範圍,拓展到銷售方面的服務呢?

我們想到的點子,就是:消滅通路,摒棄股票經紀人的人脈網絡。將近半個世紀以來,股票經紀人的人脈網絡,一向是威靈頓公司的金雞母。然而,我們不再依賴銷售人員來銷售基金了,我們決定讓投資人自己去買。這個巨大的變革,暗藏著巨大的風險,但也隱含巨大的機會。

一九七七年二月七日,我們又僥倖在董事會上打了一場勝仗。我們在一夕之間,做出前所未有的重大變革:決定採用免手續費的銷售制度。又一次,我們抓住對的方向。我們的經營成本低得讓人不敢相信(這已經變成我們的註冊商標了),這都得歸功於採取共有式結構(mutual structure),並且嚴格控制成本。我們的基金是不收銷售佣金的,事後證明,這麼做才是合理的,而且我們推出的時機也很好,這個世界越來越重視「消費者選擇」和「尋找價值」。我們銷售策略的座右銘是:「只要準備好,自然有人來。」

我們努力了好多年之後,投資人真的來了,最初是幾千人,接著來了數以百萬計的人潮……


【資料來源 /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】

商品來源:Yahoo奇摩購物中心, 分類:書籍 / 文具 / DVD, 書籍, 財經 / 企管 / 行銷, 財務規劃

夠了:回到理財初衷,跳出金錢困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