限量秒殺 – 喜馬拉雅野犬:沈石溪「野生動物救護站系列」第一部

書名:喜馬拉雅野犬:沈石溪「野生動物救護站系列」第一部,語言:繁體中文,ISBN:9789577516336,頁數:192,出版社:國語日報,作者:沈石溪,出版日期:2012/04/10,類別:童書/青少年文學


沈石溪最新感人巨著!全球首發!

列入聯合國科教文組織「世界珍稀瀕危野生動物名錄的喜馬拉雅野犬,是著名的高山野犬,分布在青藏高原和雲貴高原,數量稀少,據專家估算,喜馬拉雅野犬種群不足二十群,數量不足兩百隻。

但是,竟有一隻喜馬拉雅野犬出現在野生動物救護站,還會對人搖尾巴?

救護站站長難以置信,接觸過這條野犬的人卻都言之鑿鑿……牠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故事?

《喜馬拉雅野犬》是沈石溪最新著作「野生動物救護站系列」第一部作品,透過五個人的敘述,在感人且驚心動魄的故事情節中,逐步解開野犬之謎!讓我們再次看見跨越物種、至高無上的真愛!

那隻小狗崽,長著一身金黃色的絨毛,遠遠看上去就像一朵碩大的蒲公英。這是一隻特別乖巧懂事的狗崽。

麥穗挑戰成功,當塔農老爹衝上前時,牠卻像融化的雪狗,軟綿綿的癱趴在地。
「救牠!我一定要救活牠!」

「從此以後,我倆恩斷義絕,你不再是我的獵犬,我也不再是你的主人!」塔農老爹用刀尖在地上劃出一條長長的線,「滾!」

麥穗像一枚釘子一樣牢牢的釘在黑熊身上。我的眼淚一下湧了出來:麥穗寧可粉身碎骨,為拯救主人流盡最後一滴血,塔農是我最好的朋友,朋友有難,我卻不施以援手,我還算是人嗎?

作者簡介

沈石溪

原名沈一鳴,一九五二年生於上海,祖籍浙江慈溪。一九六九年初中畢業,赴西雙版納傣族村寨插隊落戶。會捉魚,會蓋房,會犁田,會栽秧。當過水電站民工、山村男教師、新聞從業員。在雲南邊疆生活了三十六年。二00四年從部隊轉業回到故鄉上海。八十年代初開始從事兒童文學創作,已出版五百多萬字作品。所著動物小說,將故事性、趣味性和知識性融為一體,充滿哲理內涵,風格獨特,深受青少年讀者喜愛。

《第七條獵犬》、《一隻獵鵰的遭遇》、《紅奶羊》等連續三屆獲中國作家協會兒童文學優秀作品獎;《退役軍犬黃狐》獲一九八七年上海園丁獎;《聖火》獲「九0世界兒童文學和平友誼獎」;《 狼王夢》獲第二屆全國優秀少兒讀物一等獎;《象母怨》獲首屆冰心兒童文學新作大獎;《殘狼灰滿》獲上海少年兒童出版社首屆「巨人」中長篇獎;《瘋羊血頂兒》被評為《巨人》雜誌一九九五年度「最受歡迎的作品;《混血豺王》獲第四屆宋慶齡兒童文學提名獎。《鳥奴》獲中國作家協會第六屆全國兒童文學優秀作品獎。

作品多次被收錄進中小學語文教材,《最後一頭戰象》選入全國小學六年級語文教材,《斑羚飛渡》被選進全國初中七年級語文教材,《相思鳥的愛情》被選進河北省義務教育初級中學新課程語文讀本第二冊,《臉色蒼白的夥伴》被選進全國義務教育初級中學新課程教科書語文讀本第二冊,還有一些作品被選入初中語文輔讀教材。

作品在海外獲得良好聲譽,《 狼王夢》獲臺灣第四屆楊喚兒童文學獎,《保姆蟒》獲臺灣行政院新聞局96年度金鼎獎優良圖書出版推薦獎,《 狼王夢》、《第七條獵犬》、《保姆蟒》、《狼妻》、《牧羊豹》、《黑熊舞蹈家》等六部作品還被臺灣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、臺灣兒童文學學會、臺北市立圖書館、《國語日報》、《民生報》、《兒童日報》和《幼獅少年》評為「好書大家讀」年度優選少年兒童讀物獎。

現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全國兒童文學委員會委員,上海作家協會理事。

初遇—-會搖尾巴的野狗

我不曉得該不該在報告上簽字,同意把這隻渾身裹滿藥棉和紗布的狗當做救治對象。

並非所有動物都能得到我們的救助。我們是野生動物救護站,只有野生動物,而且一定是列入「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名錄」裡的野生動物,才有資格得到我們的救助。

我們哀牢山野生動物救護站隸屬於國家自然基金會,管理十分嚴格,工作條例規定得非常清楚,收留需要救助的野生動物,必須先由業務處寫書面報告,然後由我在報告上簽字同意,才算有效,才能獲得飼料、籠舍、醫療、科研等經費。假如將一隻「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名錄」外的動物列為救助對象,就是失誤,是會被當作重大事故處理的。讓我自豪的是,我當了近十年站長,還從沒發生過將「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名錄」外的動物當做救助對象這樣的失誤。

這要感謝業務處處長裴國梁,他是文化大革命前北京大學生物系畢業的,在哀牢山林業局工作了三十多年,退休後被我邀請到野生動物救護站來工作,我們都尊稱他為「裴工」。

裴工有深厚知識,又有豐富經驗,對哀牢山國家自然保護區裡的野生動物更是瞭若指掌;對工作也非常負責,作風嚴謹。好比有一次,一個村民到箐溝去捉老鱉,看到一隻紅面獴正在攻擊一條有著鮮紅身體、碧綠腦袋的蛇,就扔了一團土塊趕走了紅面獴,救下那條被嚴重咬傷的蛇。

哀牢山自然保護區有一種名叫「紅綠毒」的蛇,屬於蛇類珍品,分布範圍狹窄,生活在哀牢山脈海拔四百公尺以下的亞熱帶叢林,數量稀少。「紅綠毒」最顯著的特點,就是身體鮮紅蛇頭翠綠。這個村民將這條被紅面獴咬得奄奄一息的蛇裝在一個小籮筐裡,送到我們野生動物救護站來。

我一看見這條蛇,欣喜若狂。我在這裡工作了十多年,只聽說過「紅綠毒」,還不曾見過這種蛇。許多專家斷言這種蛇已經滅絕,現在絕跡多年的紅綠毒突然出現,當然令人興奮。

我趕緊叫來醫生,準備救援這條罕見而珍貴的蛇。就在這時,裴工來了,我以為他會像我一樣欣喜若狂,可是他只對這條躺在玻璃保暖箱裡的蛇瞥了一眼,就皺著眉頭說:「這不是『紅綠毒』,是『青竹標』。」

青竹標也叫翠青蛇,是一種常見的無毒蛇,去竹林裡隨便逛一圈,就能捉回一條來。假如真是青竹標的話,毫無價值,也不在我們的救助範圍內。

「牠腦袋翠綠,身體鮮紅,是典型的『紅綠毒』啊!怎麼可能是青竹標呢?」我疑惑不解。

「哦,做個小小的實驗你就明白了。」裴工說著,拿一把手術用的小刀,伸進玻璃保暖箱去,在蛇背脊上輕輕刮擦。隨著他的動作,本來鮮紅的蛇皮就像油漆一樣一點點剝落,露出碧綠的底色……

這是一條青竹標,確鑿無疑。


【資料來源 /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】

商品來源:博客來, 分類:博客來, 中文書, 童書/青少年文學, 青少年文學, 現代文學賞析

喜馬拉雅野犬:沈石溪「野生動物救護站系列」第一部